跟著王文靜探索鐵道小鎮-南迴鐵路|枋寮←→台東

分享:
南迴鐵路從日治時期歷經30年探勘計劃,到民國政府拍板路線,施工11年,才成功穿越中央山脈。1991年12月,31年前,南迴正式通車,距離劉銘傳修築的台灣第一條鐵路整整晚100年。台灣從此躍為全世界獨有環島鐵路系統的國家。

南迴鐵路從日治時期歷經30年探勘計劃,到民國政府拍板路線,施工11年,才成功穿越中央山脈。1991年12月,31年前,南迴正式通車,距離劉銘傳修築的台灣第一條鐵路整整晚100年。台灣從此躍為全世界獨有環島鐵路系統的國家。

作者/王文靜   編輯/高捷中、駱姿宇

搭上南迴慢火車,鑽進藍與黑的世界

鐵道小鎮|枋寮


‧南迴鐵路的起站。

‧余光中曾寫過一首詩「車過枋寮」,描述著1972年枋寮情境。

‧屬屏東縣,西鄰台灣海峽。

穿越「護國神山」中央山脈的南迴鐵路,40%的路程是在山洞與橋。總共會通過35次山洞與169座橋梁,最長的中央隧道有8公里長,比台北總統府到信義區的台北市政府還長。

小說的《藍與黑》是意象,南迴鐵路是視覺版的藍與黑,隧道的黑,海洋的藍,飽覽台灣海峽與太平洋,一場「藍與黑」的視覺震撼。

┃ 搭著南迴鐵路35次穿越台灣的「護國神山」中央山脈的肚子,攝影:傅天摯。

┃ 南迴沿線有多達35個隧道,呈現視覺版的《藍與黑》,攝影:傅天摯。

┃ 南迴鐵路起點的枋寮站內一景,攝影:傅天摯。

芒果山裡,乍見列隊的野雞冠花

鐵道小鎮|枋山


‧台灣極南車站。

‧一座被芒果樹包圍的車站。

‧屬屏東縣,傍枋山溪。

搭南迴鐵路,從枋寮到枋山路上,一路綿延的芒果樹,隨山隨溪隨鐵道壯闊展開,讓我跳下車,想看看這被芒果樹海包圍的小車站,巧遇霸占車站的野雞冠。

說霸占,倒不誇張,車站關閉多時的售票口,只剩一張值班保全人員的桌子,及等無旅客乘坐的椅子。冷清的月台與熱鬧的野花形成突兀的對比。

「落山風」成為恆春半島的「國王」,風速瞬間強度如颱風,改觀枋山溪以南的地景,農人的芒果,不敢越溪。在他統治下,沒任何一種樹膽敢或有能力在樹上結實,只敢鑽入地底。就算越枋山溪,也結不了果。

一條枋山溪微妙地畫出島中的國界,讓熱帶強勢水果蓮霧、芒果、釋迦無力不敢越枋山溪之界,挑釁風國的「國王」。

┃ 從枋山車站上俯瞰,滿山尚未結實的芒果,攝影:傅天摯。

┃ 野雞冠花,攝影:傅天摯。

┃ 恆春半島魔幻的藍色海洋,攝影:王文靜。

釋迦:雜果渡台四百年,翻身世界冠軍

鐵道小鎮|太麻里


‧屬台東縣,南迴線的車站。

‧一出車站就能看到大海,號稱台灣最早看到日出的車站。

‧以釋迦產地為世界之最。

「全世界釋迦輸出第一大國是台灣,其中,百分之九十來自台東,重中之重──太麻里鄉。」李俊儀分享著故鄉的驕傲。民國六十九年(西元一九八○)以前,釋迦沒有經濟價值,政府還沒列入台灣農業統計年報。只是「量少,果小,籽多,不耐儲運」的雜果。早期台東多是稻田,因為一場颱風,稻田變成釋迦園,台東邁向世界釋迦王國之路。

┃ 太麻里車站旁的總統釋迦園,攝影:傅天摯。

有一年颱風,吹斷台東的一些釋迦樹,不久後,釋迦斷枝處重生,而且長出比以前更大的果粒。這場意外,讓台東農民發現利用剪枝釋迦,能提高釋迦的經濟價值,果子更大,每年可兩收。從此太麻里原本一千多公頃的稻田,全都轉為釋迦園。

台東的風土,也給予釋迦獨有的生長避風港。原生於熱帶,喜歡陽光,不耐寒的釋迦,在冬天很容易裂果。但有黑潮暖流經過,冬天溫暖而乾燥的台東,讓釋迦在這裡擁有得天獨厚的生長環境,其他地方競爭不過台東。即使是它的原生地南美洲,或者,最早被荷蘭人從殖民地引入台灣的印尼,如今的外銷量都無法與台灣抗衡。

台灣擁有很多驕傲,是全世界釋迦種植面積最大的區域,而且是品質最優的國家。這頂皇冠,來自風土的得天獨厚,更來自農業技術的舉步世界。不知該用「人定勝天」,或是靠天吃飯的生存智慧來形容較恰當?

四百年前,經荷蘭人之手,飄洋過海來台灣的釋迦,在這裡落地生根,更勝原鄉。從雜果到外銷,步步不易。

┃ 台東太麻里青農李俊儀。他們家三代種釋迦,返鄉後的李俊儀堅持:不噴藥、有機栽種。攝影:傅天摯

南迴鐵路終點站 石碑上的名字

鐵道小鎮|台東


‧南迴線-終點站、台東線-起站。

‧現台東新站原名為卑南車站。

‧原台東舊站於今「鐵花村」,因南迴線通車而廢止。

┃ 南迴鐵路終點台東站前的紀念公園,攝影:傅天摯。

熙來人往的台東火車站,站前有一個冷清的公園。公園很小,繞一圈不需十分鐘,甚或五分鐘,但我在一塊黑色石碑前安靜下來,停了許久,揪心地看著上面的名字。

二十一個名字,是民國六十九年到八十年(一九八○─一九九一)間,興建南迴鐵路殉職的人員。這裡是南迴鐵路紀念公園,也是南迴鐵路的終點站。

南迴鐵路九十八公里,不算特別長,卻費時十一年,先被列為國家的十二項建設,但是施工難度太高,最長的中央隧道有八公里,挖了六年,延遲到被劃入十四項建設,前後歷經三個總統任期。

┃ 南迴鐵路紀念公園內有銅雕還原南迴鐵路工程施工場景,攝影:傅天摯。

站在長碑前,我想像黑暗的盡頭,鑿通中央隧道後的第一道光線,兩頭人員的興奮,汗水與淚水肯定分不清了。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十二日,李登輝先生的「總統號專車」自松山站,經宜蘭線、北迴線、花東線、南迴線回到西部幹線,完成鐵路環島這趟劃時代意義的四天三夜旅程,開啟了環島895.5公里的最後一哩路。

┃ 南迴鐵路穿越中央山脈的肚子35次,攝影:傅天摯。

邀您欣賞更多王文靜《探索鐵道小鎮》系列專欄...

分享:
偏鄉智行b

品味私塾 創辦人【這世界,從不缺精彩,只缺探索】

作家、執教於台大新聞研究所。行旅70國,從南極到非洲部落。
獲獎:台灣首位「美國艾森豪獎金」女性媒體得主
著作:《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-我說故事》,被收錄在國、高中、大學6種版本國文教科書